#首页 #校园动态 #学校概况 #学生天地 #教师天地 #心语小屋 #党建之窗 #教育科研 #校务公开 #班级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建之窗 >
 
 
 
 
登录   注册  
党建之窗 
四十年说|原温州市委书记揭秘“温州模式”
作者:上江小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9-09-07 01:40

四十年说|原温州市委书记揭秘“温州模式”


四十年说|原温州市委书记揭秘“温州模式”

袁芳烈,山东沂南人。改革开放后历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浙江省政法委书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2009年去世。

温州模式在浙江经济的腾飞过程中是功不可没的,但温州一路走过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改革的路上同样充满了荆棘。

我是1981年8月6日到温州的,任温州地、市合并领导小组组长。此前我是浙江省委常委、分管农业的副省长,温州地、市合并后任中共温州市委书记。温州曾是全省有名的“文化大革命”的重灾区,当时经济发展缓慢,社会治安状况严峻,有些地方女工白天不敢上班,群众生活困难。

中央和省委多次收到群众来信要求解决温州问题,为此省委常委会多次研究温州问题,并讨论从杭州、宁波等地市委选派得力的领导干部去温州任职,但结果都没有人去。因为谁都知道温州情况复杂,工作难度大。

没有人去不行啊!在一次研究农业工作时,李丰平省长对我说:“有人提议你去温州。”我说可以,省委叫我去我就去,在哪儿工作都一样。后经常委会讨论就定下来了。当时省委给我的任务是彻底解决温州地、市组织领导班子问题,方法是温州地区和温州市合并,重新组建新的中共温州市委和温州市人民政府。

到了温州后,我和地、市合并领导小组研究要相信干部群众的大多数,确定了“快刀斩乱麻、粗中有细”的工作方针,通过民主推荐和省委批准,迅速组建新的温州领导班子,一方面严厉打击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稳定社会治安;另一方面根据温州的实际情况,开始探寻温州经济发展的方向。

当时有这么一些民谣,是温州社会状况的反映:“白天倒霉,晚上等死”“永嘉单干,平阳讨饭,文成人贩,洞头靠贷款吃饭”,以及“温州死路一条”。白天没什么事情做,只能在家里做煤球,所以叫作“白天捣煤(倒霉)”。我刚到温州,发现晚上很多人出来,拿着盆盆罐罐去排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去排队等水的。那时候温州很多地方还没有自来水,总共几十万人的饮用水,再加上工业用水,用水非常紧张。自来水供应量合起来才四万多吨,所以市民经常排队去等水,“水”和“死”在温州话中发音一样,所以叫“晚上等死”。温州当时交通不便,公路很差,铁路、机场都没有,只有水路一条,就有了“死路一条”的说法。这些民谣都反映了当时温州存在的问题。

我深深地感觉到肩上的责任重大,因此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将经济建设作为全党中心工作的新形势下,作为履新温州的市委书记,看到民生困顿, 在解决班子问题的同时,以极大的精力思考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问题。

但条件差、底子薄,温州将何去何从?温州的改革该从什么地方着手?我们开始了广泛深入的调查走访。

有一次,在瑞安马屿,我与市委副书记吴俊祥看到了路边一大群膘肥体壮的水牛。我就询问,水牛为什么能养得这么壮?这些牛大多由户主私养,也有公有私养的。户主告诉我,养一头水牛一年耕地能得500元、生一头小牛又能卖500元、挤的牛奶还能卖500元,比一个“三五牌”干部都强了!什么是“三五牌”干部?就是当时乡干部干到30年工龄,月工资才50块,叫作“三五牌”干部。养一头水牛就顶上一个“三五牌”干部,我当时就感叹私养还是有市场的。

还有一次,我在瑞安塘下镇了解情况,就顺手推开路边一农户家的门。一位老太太一边照看着五台土织机,一边织松紧带,还带着孙子。我问她一年能赚多少,她得意地说6000元,而设备投资才500元!我说好啊!你比我这个当副省长的赚得还多啊,我一个月工资才200元,一年也才2000多元。你比我强多了!但我不眼红,还要为你高兴呢,你们勤劳致富,收入越多越好。我当时就想,一个老太太一年赚6000元,如果一百个老太太呢?60万元利润, 比温州当时为数不多的国有集体企业都强。

看到和听到的这一切使我高兴。我曾经在金华、衢州很多地方工作过,但我在温州看到的这些是其他地方没有的。温州经济基础薄弱、人多地少、交通不便、资源匮乏,但民间存在很多有利因素。在广泛深入的调查走访中,我看到、听到了许多以往很少看到或听到的新鲜事物,如“重点户”“专业户”“挂户经营”“供销员”。这就是温州的希望所在!

这次走访调查花了二十多天时间,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和启示,也使我觉得有了办法:那就是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必须坚定不移地从温州的实际出发,尊重群众的创造精神,解放思想,狠抓改革,放手发动群众,大力发展家庭工商业。由此,我决定将这确立为市委农村工作的指导思想。

农村的新鲜事物使人看到了希望,但这毕竟还是少数现象。尽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开过,多年来“左”的一套所造成的影响还根深蒂固,因劳动致富而遭受打击、批斗甚至坐牢的事使干部群众普遍心有余悸,人们对刚刚出现的新事物还有着深深的顾虑。大多数人还是想动而不敢动、想富而不敢富、富了又怕冒富,抱着等待观望的态度。

“八大王”事件不解决,改革就没办法顺利地进行下去。

如何使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尽快贯彻落实下去?如何使更多的人能像塘下老太太、马屿农民那样放手大胆地去干?必须从思想上解决问题。

1982年,温州经历了“八大王”事件。中央决定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的时候,浙江省就把温州作为重点,温州的重点是乐清,乐清的重点是柳市。整治的速度很快。中央在1月发出通知,4月省委就派了有关部门十多个干部组成的工作组来整治乐清。当时柳市八个经营冒尖的能人,有“螺丝大王”刘大源、“五金大王”胡金林、“目录大王”叶建华、“矿灯大王”程步清、“翻砂大王”吴师廉、“胶木大王”陈银松、“线圈大王”郑祥青、“旧货大王”王迈仟,他们被冠以“大王”名号,其中五个分别以投机倒把等罪名被抓捕入狱并判刑。

就是这么个事件,对当时经济的打击很大,很多人因此不敢干了,改革的步伐受到了阻碍。

四十年说|原温州市委书记揭秘“温州模式”

1982年严厉打击投机倒把。  资料图
温州市龙湾区上江小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2
地址:蒲州街道新江路713号 电话:0577-56580700 邮箱:jdc56810832@126.com 邮编:32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