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动态 #学校概况 #学生天地 #教师天地 #心语小屋 #党建之窗 #教育科研 #校务公开 #班级天地
您的位置:首页 > 党建之窗 >
 
 
 
 
登录   注册  
党建之窗 
那一天,他们亲历见证温州城的和平解放
作者:上江小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9-06-11 06:01

那一天,他们亲历见证温州城的和平解放

黄世寅接受采访。 陈翔 摄

   “庆年坊十七号”的秘密使命

   采访人物

   黄世寅

   人物身份

   庆年坊十七号地下交通站创建人

  穿过古老悠长的巷陌,站在“庆年坊十七号”(现为庆年坊46号)这座斑驳的建筑前,一颗红星依然闪耀其上,仿佛向过路人“述说”着发生在这里的革命故事。

  1947年秋,国民党妄图镇压在京、沪、杭以及全国各地的爱国学生与民主人士。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和支援浙南蓬勃开展的游击斗争,共产党决定从京、沪、杭紧急撤退一大批有被捕危险的学运骨干,把他们转移到浙南游击根据地。为此,中共永嘉县委在温州白鹿城区内建立了若干个地下交通站,庆年坊十七号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这段历史,黄世寅再清楚不过,庆年坊十七号不仅是他的家,这个地下交通站也由他一手创立。尽管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94岁高龄的黄世寅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言语里满是激情。

  当时他临危受命,在上海-温州城区-浙南根据地这条秘密交通线中,建立庆年坊十七号地下交通站作为联络中心。黄世寅回忆,在交通站建立后的日子里,他与另一位联络员陈田涛同志,各自将自己的住所用来接待辗转前来的干部。“一天,我们接到了从上海发来的电报,上面写着八个字‘棉纱三件,即日起运’”他知道,这意味着“日夜盼望的首批京、沪战友要来温了”。黄世寅解释,当时上海和温州棉纱贸易往来频繁,他们就以此作为掩护传送的暗号。就在来温的三位战友顺利抵达地下交通站的第四天,从上海来的第二封电报也到了:棉纱、棉花各壹件,明晨到温。

  按照约定,黄世寅只身一人前往接应第二批来温的战友。他回忆起这段时笑言,小时候很喜欢读《福尔摩斯侦探案》,而当时他正扮演着福尔摩斯。同样是秘密工作者,黄世寅与战友的会面颇具戏剧性。几轮反复试探下,黄世寅的一句“放心吧,错不了,上海已经来电报,家里派我来接亲人”终于让对方放下心。

  而除了秘密接待、安置、护送辗转而来的学运领袖、党员干部外,黄世寅还肩负着另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秘密传递浙南特委机关报《浙南周报》(《温州日报》前身)。黄世寅说,在当时白色恐怖笼罩下的鹿城,要想将报刊运进城危险重重。可他义不容辞,在其他地下交通员、学运骨干、党外正义人士的帮助下,一条条传送渠道被打开。“杨锦的舴艋船就是其中之一”。

  黄世寅清楚地记得,在他从游击根据地潜回市区时,与永嘉县委政治交通员潘岩柱同行,一起登上瓯江上的秘密交通船。只见潘岩柱贴身衣袋里掏出一叠《浙南周报》递给杨锦,杨锦随手将报纸塞进后披篷的箬叶之中,稍稍拨动几张箬叶,顿时踪迹全无。

  作为地下交通站的秘密工作者,黄世寅要将报刊送进城区的各个秘密联络点,在半年多时间里,他躲过城里便衣特务的眼睛,将《浙南周报》运送出去,在“地下”传播着革命的火种。

  如今黄世寅已经很少提及这些旧事,在采访结束后,他默默地点上一根烟,脸朝向窗外,久久地凝视远方,思绪似乎仍停留在那些充满硝烟的革命岁月,那些刻骨铭心的日子里。

那一天,他们亲历见证温州城的和平解放

周炳杰和他的军功章。 苏巧将 摄

   温州城解放那天,我守在西郭的城门口

   采访人物

   周炳杰

   人物身份

   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第八中队中队长

  今年5月7日是温州城解放70周年的纪念日。这几天,已经91岁高龄的周炳杰总忍不住拿出那件蓝灰色军装,悄悄抚摸军装上闪耀的军功章。在老人的记忆里,温州城解放的那一天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周炳杰1928年出生在乐清芙蓉一个普通农家,16岁那年他加入乐清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后编入浙南游击纵队。1949年解放温州时,他是浙南游击纵队三支队第三大队八中队的中队长。日前,在老人的家里,他用带有浓厚温州腔的普通话,娓娓诉说那段令人激情澎湃的战斗岁月。

  1949年4月底,周炳杰所在部队驻扎瓯海区泽雅镇周岙村附近待命,只等和平解放温州城的号令。终于在5月6日傍晚,游击纵队接到了进军城区解放温州的命令。作为中队长的周炳杰带领100多名战士星夜兼程,经过藤桥、上戍、仰义、双屿等地,在5月7日清晨4点多钟到达了黄龙山。

  然而为了成功解放温州,上级下达指示:周炳杰的队伍必须守在西郭城门外,防止有非起义国民党部队向西逃窜。心心念念盼着温州解放,真到了这一天,却只能驻扎在城外,一步也没挪移。老人说,那时候的他是多么想进城看一看。

  就这样他们在城门外守了6天6夜,其间有很多市民出城,用不停歇的热烈掌声表达他们内心的崇敬和感谢。虽然没能进城,但周炳杰却很自豪,因为他们的坚守,温州的西城门没有逃出一个敌人。

  距离温州解放6天后,周炳杰接到上级命令:国民党国防部交通警察总队有1200人从杭州逃窜到温州。为了新解放的温州,他们又一次奔赴战场,浴血厮杀。

  5月13日这天,周炳杰的队伍和国民党军在藤桥,狭路相逢了。

  虽然已经时隔70年,但老人对藤桥的战斗,记忆犹新。在藤桥一座1米20公分宽的木头桥上,他带领100多名战士在桥头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他说:“国民党反动派用的是美式装备,我们虽然也有机枪,但是数量和装备都比不上。”

  那时候周炳杰已经提为中队长,是战斗的指挥员之一,而他们连负责助攻这座桥。藤桥的战斗异常激烈,敌人用重机枪疯狂扫射,周炳杰和战士们谁都没有退却。战斗进行到最后,周炳杰带领战士冲过了桥,把敌人一个连的枪缴了。

  藤桥战斗他们共缴获8挺重机枪,22支轻机枪,500多支冲锋枪,步枪100多支。带着这些缴获的武器,来不及回首再多看一眼解放后的温州,周炳杰跟随大部队继续追击溃逃的国民党残部。

  他先后转战温岭、黄岩一带,参加小门岛战役,到广东南海舰队司令部任职,直至1979年11月才调回温州。

  回忆往昔峥嵘岁月,老人一直骄傲自己在温州解放的那一天,守卫了胜利的果实。但他也深深抱憾,没能亲眼目睹城内解放时的盛况。老人的遗憾直到从部队退伍回温工作之后才稍稍得到弥补。

  如今,91岁的周炳杰依旧耳聪目明,晚年的他喜欢收看中央台和地方台的新闻,也喜欢各类军事题材的纪录片和电视剧,生活安详又充实。

那一天,他们亲历见证温州城的和平解放

  洪水平向记者展示珍藏的旧照。王民悦摄

   全程记录努力,不放过每句话

   采访人物

   洪水平

   人物身份

   温州和平解放谈判亲历者

温州市龙湾区上江小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2
地址:蒲州街道新江路713号 电话:0577-56580700 邮箱:jdc56810832@126.com 邮编:325011